产经新闻网
产经新闻网
 北京时间:      热线:15011129287 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产经论坛 >> 阅读文章

河南辉县:是谁让他如此猖狂

2018-02-10 13:34:53 作者:王琳琳 来源:腾讯快报  

   在河南省辉县市有这样一个人大代表,他屡被举报却依然当选辉县市人大代表;他长期以商养黑,以恶护商,欺行霸市,强占群众财产,严重侵害群众利益;他偷税逃税破坏地方经济秩序,收买拉拢基层干部,侵蚀基层政权。针对他的恶行,受害群众多次向公安机关、政府部门反应,提出控告,但均无结果。

    他叫王某龙,男,5 3岁,辉县市赵固乡人。他是辉县金天问石材厂,金天问机制砂一厂、三厂、四厂的实际控制人。另有一封号为“辉县西半县‘老大’”。

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环基层换届选举

拉拢腐蚀村干部,干扰影响选举,培植势力做大做强,浸透基层政权。王振龙善于用金钱开路,不惜用重金收买村上闲散人员,为自己资源经营扩张,结伙强势,壮大力量,腐蚀拉拢村干部为其服务,侵占村级集体利益,有些村书记、村长就是他一手扶植起来的小兄弟,成为其利益代言人。比如2015年走上村干部岗位的西土楼村支部书记葛清坤就是典型例子,对王振龙言听计从,不惜损害村民利益,通过收买少数村代表,签订不合理或不公平的土地承包合同,将几千亩荒滩地几乎是拱手相送。跟随其多年的冀电乡施军良,本来是释放人员,王振龙利用人大代表的身份为其活动推荐运作、扶植其当上了前姚村村委会主任的岗位。

媒体报道:他违法挖沙堵塞河道致使洪水改道淹死两人

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无视水利法规,置防洪于不顾,公然在石门河里挖沙,并将大量的卵石堆置于河道中。2010年夏季,石门河洪水爆发,因河道堵塞洪水改道,酿成2人死亡、多台机器被毁的惨剧。石门河管理处将王某龙诉至法院至今未果。

王某龙无视当地砂资源管理部门的规定,拒不缴纳砂资源管理费,执法人员几次前去收缴资源管理费,结果都被其恐吓回来。

他公开侵占他人财产无偿使用

2006年,王某龙与洪州乡大刘庄村干部发生矛盾,便指使手下强行将该村某砂石场的1辆装载机开走,无偿使用18个月。

2009年5月,赵固乡小村庄侯连合的砂石场生意格外红火,前来拉砂石的车辆络绎不绝,王某龙、王某虎兄弟俩很是嫉妒。王振虎带领10多个人闯进侯连合的砂石场,强行将正在挖料的1辆装载机开走。离开时,王振虎对侯连合说,你要是把这些拉砂石的车让给我们,现在就还给你装载机。侯连合说你们的料太贵,人家不愿意去拉,我也没办法。王某虎听后霸道地说,那你的装载机就别要了!王氏兄弟无偿使用这辆装载机1个多月,后来通过关系才还给了侯连合。

2009年5月,王某龙指使弟弟王某虎率领20余人到冀屯乡上官庄北地工地,强行将张茂杰正在施工的拉料车开走自己使用,至今未还。

2010年6月的一天晚上,王振龙指使弟弟王振虎动用30余人将停放在赵固乡富庄村的一辆装载机抢走,装载机主人张玉喜报案后,公安机关近一个月没破案。后张玉喜得知王氏兄弟在无偿使用他的装载机,迅即向公安部门反映,该市公安局立即出警到王氏兄弟的砂厂,并要求王氏兄弟俩立即退还装载机。王振龙无视公安人员的要求,竟然口出狂言:“我是人大代表,你们咋不了我!至今未将装载机退还给张玉喜。”

2011年初,张茂杰、张玉喜将王氏兄弟告到法庭。5月17日,辉县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并提前给王氏兄弟俩送达传票,他们俩竟然拒绝到庭。

为保证砂石质量,中铁十九局在辉县洪州乡建起了自己的砂石场。王氏兄弟得知后很是不快,挖空心思要将十九局赶走。2009年7——9月间,王某龙指使弟弟带人先后5次到十九局砂石场捣乱,两次将十九局的挖掘机、运料车开走,致使5次停工,时间逾2个月,直接造成经济损失50多万元。

日报内参及两级批示均无疾而终

河南某报内参在2011年8月16日,经两级市委领导李庆贵(原新乡市委书记)和崔学勇(原辉县市市委书记)批示均无果,可想而知王某龙后台有多硬!

他两次指使手下打伤他人并推翻学校围墙

为争夺占城乡陶村修路工程,2010年4月一天深夜,王某龙指使弟弟带领50多人持刀和木棍乘车到陶村,公然将2名姓陈的和1名姓王的工程承包者砍伤,而后扬长而去,该村群众无不为之感到畏惧。相关部门介入后,王某龙通过关系花了5万多元将此事私了。

2010年11月的一天晚上,3个身份不明的年轻人突然闯进居民姜军备的家,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将姜军备的母亲和妻子打成轻伤。姜军备事后得知这些打人者是王某龙派来的,其目的是报复他所在公司的经理段海军(两者有过节),因找不到段海军就冲着他们家来了。姜军备决意通过公安机关来处理,王某龙得知后派人送来4万块钱才私下了结了。

王振龙的拉沙车途径冀屯乡小洼村荡起很大灰尘,遭到群众阻拦,王某龙气急败坏地组织手下20多号人,将该村小学的围墙推倒,致使学生无法上课,引发群众集体上访。

国庆期间殴打景区工作人

2017年国庆期间,其手下石某某开车路过八里沟景区回家,景区工作人员坐车,原勇按程序检查过往车辆是否有载客逃票情况。石某某感到丢了面子,失了颜面,指着对方谩骂,拳打脚踢,同事打电话喊人。王某龙排其另一骨干成员,现任金天问四厂负责人范某根前往声援,堵住景区大门长达数小时,造成数百人围观,交通瘫痪。期间爆发群体性肢体冲突,上八里镇派出所接报警后出警,方才控制住事态演变。黄金周游客众多,围观者哗然纷纷议论,朗朗乾坤、光天化日,竟然还有如此恶霸横行。在王某龙的怂恿教唆下,其手下猖狂妄为,匪气侧漏,走到哪里都是霸气十足,陷害四邻,网上也议论声一片。

霸占村集体土地六百余亩至今无果

2010年春耕时节,王某龙买通土楼干部,姚某新、葛某刊利用恶势力突然闯进上八里镇白古潭村村民农田,殴打村民,抢走农具。四百多亩荒地被王某龙霸占。

2010年10月份,当地村民向辉县信访局、土地局、水利局、纪检委反映,纪检委有关领导说:“你们祖祖辈辈种的地,你们去种就是了。”

2015年4月15号,村民正在春耕,王某龙将其四轮车抢走,用挖机和铲车将地上层土取走,毁坏村里土地百余亩,村民多次向上级反映,至今没有结果。

他以暴力手段垄断砂石市场

2016年10月,王某龙要求洪州乡所有砂厂必须停产,派人昼夜巡查,并组织各厂制定砂石统一价格对外经销,妄图重新洗牌,称霸行业。该乡力源砂厂没有按其要求停产,王振龙指使手下开铲车封堵力源砂厂大门长达一周,迫使该厂停产停业,最终造成经营合同违约。

为进一步报复力源砂厂,王振龙派其弟王振龙及其亲信施军良、宋新房等30余人于2017年11月6日晚11时许冲进力源砂厂将该厂一台挖掘机和两辆铲车强行开走,造成该厂直接经济损失270余万元。

力源砂厂报警,洪州乡派出所出警后发现案值过大,随即通知辉县市刑警大队出警,刑警大队出警到现场询问后离去。

11月12日,王某虎在洪州乡派出所作笔录时承认机器就是被他们开走了,却不归还,声称双方存在经济纠纷。做完笔录后王振某虎自行离去。

偷逃税款多达数千万无人敢管

辉县有大大小小几十家制砂场,不过无论规模大小,他们所用的采砂制砂器械及生产线却大同小异。

   生产一立方砂(约含砂70%石子30%)所用电费在2.5元以内。王某龙旗下规模最小的金天问机制砂三厂2016—2017年用电总量为4675056度,其产量应为1380242.02立方。

然而,该厂两年上报总产量却仅为1022882立方,比实际产量少了357360.02立方。

那么仅规模最小的三厂两年逃税总额通过简单的运算就可得出。已知每立方砂石含70%砂和30%石子,也就意味着多出的357360.02立方砂石中有250152立方砂和107208立方石子。按照辉县市资源运营管理局的缴税规定:每立方砂15元,每立方石子10元。

   通过运算最终得出,王某龙旗下规模最小的金天问机制砂三厂两年内共偷逃税款五百余万元。那么比其更大的金天问石材厂、金天问机制砂一厂、四厂又当如何?利用三厂的部分办票掩护了一厂和四厂的几近全部逃票。(王琳琳)

来源:腾讯快报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09A1EX0X00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信箱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广告服务   
版权所有:产新网    京ICP备140393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