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新闻网
产经新闻网
 北京时间:      热线:15011129287 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播报 >> 阅读文章

亓国杰:战地红花别样艳 代友尽孝三十载

2011-05-10 22:23:52 作者:孟庆合 张乔 来源:产经新闻网  
内容提要:春天的季节,到处生机盎然,充满希望。春天的鹤城在尽情绽放自身美丽的同时也在传颂着一段美丽的传说——开发区一位退伍军人近30年如一日照顾阵亡战友父母及家人的故事。这个故事给人以力量,感动了无数鹤城人。

                  

                             亓国杰近影

    
本报记者 孟庆合

实习生 张乔报道

    春天的季节,到处生机盎然,充满希望。春天的鹤城在尽情绽放自身美丽的同时也在传颂着一段美丽的传说——开发区一位退伍军人近30年如一日照顾阵亡战友父母及家人的故事。这个故事给人以力量,感动了无数鹤城人。
    这个故事的男主角名字叫亓国杰,出生于1964年12月,是河南浚县卫贤镇香菜村人。他1983年2月参加工作,198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河南鹤壁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金山工业园区、渤海路办事处党工委书记。
    亓国杰同志曾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并荣立三等战功,五次受到部队嘉奖。到地方工作以来,亓国杰同志曾被评为河南省乡镇企业全国东西部合作先进个人、河南省畜牧防治工作先进工作者,先后三次被市委、市政府授予先进工作者称号,连续10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工作者”。他从部队复员后近30年如一日照顾牺牲战友父母及家人一事在当地传为佳话,产生了强烈的社会反响,被评为“鹤壁市10大好事”之一。

          “宏贵走了,我就是你们的儿子!”

    对于今年47岁的亓国杰来说,1978年是刻骨铭心的一年。那年冬天,刚满15周岁的亓国杰和邻村比他大两岁的陈宏贵参军来到了部队。
    远离父母,远离家乡,再加上同在一个部队,这使得两个年轻人的心靠得很近。“虽然宏贵只比我大两岁,却如同大哥一样对我关怀备至。”回想当年,亓国杰感触颇深。
    1979年2月,陈宏贵和亓国杰随部队开往广西,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一场战斗之后,陈宏贵牺牲了,牺牲时才17岁。消息传来,亓国杰大哭了一场。
    后来,陈宏贵的小妹又参军来到部队,亓国杰和宏贵的战友便把她当成了亲妹妹,尽力去关心和爱护她。直到现在,这种特殊的兄妹之情依旧将两个家庭紧紧联系在一起。
    4年后,亓国杰退伍回到了地方。那年除夕,他几乎一夜未眠,战友宏贵的笑脸和陈家父母饱经风霜的脸庞在脑海里交替出现。“大年初一究竟去不去给宏贵父母拜年,我一时没了主意。去,担心自己的出现会勾起老人的伤心事;不去,心里又不安。”亓国杰回忆道。
    犹豫再三后,大年初一那天,亓国杰早早地赶到了陈家。当他看到陈宏贵的父母时,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亓国杰跪在地上给宏贵父母磕了两个头,两位老人拉住亓国杰的手,久久没有松开。亓国杰的到来,让两位老人不由得想起牺牲的儿子,悲从中来。
    “你儿子走了,今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近30年来,每逢节日,亓国杰都去看望老人,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一片亲情和关爱。只要有空,亓国杰就尽己所能送钱拿物到陈宏贵烈士家中看望烈士父母,嘘寒问暖,关怀备至,陪烈士父母聊天,尽儿女之孝。每年的大年初一一大早,亓国杰总会带领妻子、俩儿子第一个到烈士父母家中,给老人拜年,送去新年的第一声问候。平常烈士父母家中有事,亓国杰也总当成自己的事去帮助和处理。烈士父母逢人就讲:国杰不是俺的亲儿,胜似亲儿。

          “国杰是个好孩子,不是亲儿子胜似亲儿子”

    如果说,亓国杰第一次看望老人是出于对战友的怀念,那么这么多年来,这种战友情早已变成了一种浓浓的亲情,一种儿女对父母的惦念和牵挂。近30年来,陈宏贵的弟弟妹妹们印象最深的是每年的大年初一。每到这一天,父母都会精心摆上几样小菜,准备几杯好酒,静静等在家里,如同盼着自己远方的儿女归家一样,等着亓国杰的到来。没有看到亓国杰之前,两位老人哪里都不去。和老人一样,大年初一不管遇到什么事,亓国杰都会第一个赶到陈家,给老人磕头拜年。自亓国杰退伍回到地方,28年来,年年如此。
    陈宏贵的弟弟陈峰说:“每次离开时,我爸妈都会依依不舍地把国杰哥送出门,再目送他离开。这些年来,在父母心里,国杰哥就是他们的儿子。我哥牺牲那年,我才3岁,对他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对国杰哥印象最深。在我眼里,他就是我亲哥。家里的大小事情,我和父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国杰哥。”
    陈宏贵的母亲、78岁的姜好梅老人提起亓国杰,眼里充满了慈爱和骄傲。她说:“国杰是个好孩子,心眼好,把我们当亲人看,不是我的亲儿子,胜似我的亲儿子。去年春节前,国杰生病了,除夕夜给我们打电话时嗓子哑得都说不出话。我和老伴都劝他别来了,可初一一早他就来了。”
    一下车,亓国杰就冒着雪花轻车熟路往左拐走进建成的瓦房。他还没进门, “国杰来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蹒跚地走出屋子说,她就是烈士的母亲。老太太一脸心疼地将他拉进屋里,忙用手为国杰弹去满头的雪花。国杰将带来的一大袋饼干放到屋子的灶台上,坐下擦了擦汗。“大娘,您知道他是谁吗?”串门的邻居故意指着国杰问陈妈妈。“国杰,我儿子。”陈妈妈乐呵呵地回答,表情透着愉悦。
  “娘,你最近身体怎样?腿还痛吗?”国杰俯下身子,摸了摸老人的关节处。“嗯,老毛病了,一阴天腿就痛,腰也痛。”国杰仔细看了看、数了数在陈妈妈的床头放着的伤风止痛药膏,连连嘱咐老人要记得擦药,不够了我就给你送来。
    近30年如一日,亓国杰与陈家的情谊早已成为一种亲情,这种亲情也渐渐变成了一种习惯。他们都已经习惯了彼此风霜雪雨时的嘘寒问暖,习惯了困难坎坷时扛起彼此肩膀上的责任。
    提起这些事,亓国杰说:“如果牺牲的是我,宏贵会做得更好。既然我活下来了,就要对得起牺牲的战友。”
 
          “我要珍惜人与人之间的这份情谊”

    谈到丈夫近30年来的坚持,亓国杰的爱人冯爱元说:“我觉得国杰和老人家之间的往来成了他们彼此的一种精神寄托,国杰是个重情义的人,这也是我们对老人的心理宽慰。”
    亓国杰的大儿子亓贺现在是一所军校的研究生。在他小的时候,父亲就常带他去陈爷爷家拜年,在潜移默化中感染和影响着他。“父亲跟战友之间那种沉甸甸的感情让我很感动,我也从父亲身上学到了很多,比如情义、责任。他是我的榜样,让我从小懂得如何珍惜人与人之间的情义。”亓贺说。
    “转眼宏贵已走了30多年,如果有时间,我准备到广西那个烈士陵园去看他。”亓国杰说,“我会把两位老人和弟弟妹妹们照顾好,让他放心。”
    近30年的时间里,亓国杰的工作岗位和职务不断变化,可是对老人的关爱却一直坚持下来。从部队到浚县卫贤镇,到钜桥乡,到开发区管委会机关,再到开发区金山工业园区任党工委书记,亓国杰工作和职务变了多次,但对老人及其家人的关爱丝毫未变。现在,这种别样的亲情已经化为一种自觉行动和生活习惯,深深地融入了两家人的生活中,并将继续延伸下去。


                                                           【责任编辑 孟庆合】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信箱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广告服务   
版权所有:产新网    京ICP备140393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