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新闻网
产经新闻网
 北京时间:      热线:15011129287 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产经论坛 >> 阅读文章

法制报道:此官不治,民何以安?

2020-06-18 17:42:14 作者:文戈 来源:清风趣滇  

——宜州区祥贝乡古龙村拉柳屯集体民告官无回应采访记实

(东盟新闻周刊记者 文戈 报道) 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发起的反腐运动本是一件很符民心、很得民心的政治大事,在习总的坚强领导下,全国反腐掀起了一波又一波高潮,一批接一批的腐败分子,在法治的铁拳打击下,纷纷浮出水面,并相继受到法律的严惩。但也有一些地方的组织和政府部门在反腐运动面前畏首畏尾,甚至还充当起黑保护伞的作用,从而使得腐败分子得已喘息或再次潜水,有的还在继续作威作福,即便不在其位,也还借其原所在官职的余威而占据余利。本文所要披露的覃永亮其人就属于此类。

笔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样一件事:河池市宜州区祥贝乡古龙村拉柳屯村民集体向乡政府状告一现已退休的名叫覃永亮的原宜山县粮食副局长,说是这位已不在其位的局座大人,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期间即凭借其曾经的权力和职位,回到屯里霸占生产队集体活动场地以拓宽自家前面的庭院,尽管村民们与之交涉过多次,但其拒不退还。其占集体之地据为己有之举深为村民痛绝。201911月,原村干覃仟敏受全村民众委托,向祥贝乡党委乡政府和乡打黑办写了一份举报信。从这份举报信中所陈述的情况获悉,覃永亮的发迹史是从七十代初期开始的。他原不是拉柳屯的人,1970年他从另一个村来到拉柳屯上门,成了外来的女婿之后才在此落户。不久,他被招入粮食部门,安排在祥贝粮站,当上一名助征员从而成为正式国家职工,其户口也因此随其迁出。随后官运逐渐亨通,不到几年的时间即由一名普通的助征员爬到宜山县粮食局副局长的位置。到了这个时候,官做大了,权欲也大了,居心经营自己的安乐窝也更专注了。于是在其任上,他即转回屯里,加宽改造自家的庭院。如果他房子前后的空地,是他家的自留地,或是祖传的遗传地,那他拓宽使用谁也无权过问,但事实却不是这样。他占居的这块地,还在清朝时候就是屯里的公共娱乐场地,此后一直沿袭到民国,直到新中国成立、共产党执政,这地块一如初始,一直是屯里何、覃两姓家族人的共用活动场所和出入的必经要道而无人敢动。没想到到了覃永亮发迹的时候,凭着他手中的权力,竟敢打起占用的主意来。如果他是拉柳屯的原住居民,动一动倒也无所谓,可他并不是这里的原住居民,而是一个上门的外来女婿。既然如此,你想动这块地,那得尊重一下村上的元老们,理应事先跟他们打个招呼,先辈们同意即动,不同意那就另想办法。但狂妄的覃永亮,哪里敢屈身这样做。在他的眼里和心中,自己是局长,你们哪个敢跟我叫板?就凭这,有史以来谁也不敢动过的地块一下就给他就霸占去了。动土时,这个场地周围,有几棵树龄近百年树干都有腰围那么粗的黄皮果树,他觉得这些老果树影响到他庭院的拓宽工程,于是全部给砍掉。岂知他砍的这些树可都是有主之树呀,是覃仟敏老人许多年前亲手栽种的。覃仟敏看到自己亲手种的果树,一下子被覃永亮砍个精光,还真敢怒而不敢言。更为恶劣的是,当他将屯里这块场地占居填平庭院拓宽以后,他便用石头将围墙砌起,原本村民出行必经的路段,给他起的围墙占去了很大一部分,原本宽敞的通道,一下子给覃永亮起的围墙堵得非常的狭窄,村上有拖拉机和其它车子的村民想要进出变得极大的困难,每每经过此地,没有不喊爹叫娘的。屯中有一村民起房子,想用车子拉砖拉沙进去,根本就没办法。为此,曾找过覃永亮交涉,劝其将围墙往内移进一点,以便腾出点空间来,让工程车辆通行。但覃永亮坚决不同意。为解决此难题,覃仟敏老人主动将位于通道右侧的自家原固有的围墙推倒,腾出位置,起房子的这一家拉沙子和石头的车子才得以通行。由此可见覃永亮作为一名国家干部,又是有身份的人,当是知法的,竟然无视法律的存在,公然践踏法律,自私自利之心有如此之重,其德行亦是丑陋到极点。你怎么能够因一己之利竟然将全屯的利益于不顾,笔者不竟要问,是谁给你那么大的权力?

据村民反映,覃永亮其房子后面有一块属于他老婆家的自留地,按理可以足够他用来拓宽庭院了,只要把现在的房子往后挪一挪,前面就宽敞了,可他偏偏不用,非得占居生产队集体的活动场地不可。有关他砌围墙一事,先前村干已经就此与他作过多次交涉但他均置之不理。直到2017年的5月,屯里要实施道路硬化工程。运送土石的车辆要进出,于是又找到覃永亮,对他进行动员工作,但态度依然是那么横蛮。无奈之下,受害人覃年景只好找来村公所的卢主任和乡司法办的一位女司法员一同去找到覃永亮当面协调。但覃永亮夫妇俩根本不配合司法调解,他老婆还拿出房产证来威胁道:“房产证是我的,我说不给拆就不给拆。”村上第一任队长的覃仟敏即以家族长辈的身份(据了解覃老人与覃永亮的爱人还是房族关系呢)对其进行劝说,但覃永亮态度依然强硬,拒不同意拆其所砌的超面积围墙。覃仟敏老人于是说:“你真的不肯拆,那只好叫上面领导来处理了。”覃永亮听后大发雷霆,扎起腰直直地站着吼道:“关我屁事”。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更何况当初覃永亮来此上门作女婿,还是覃仟敏老人作的牵线人呢,如今为了自身的利益,竟然一点不顾恩故,还真是个缺德忘恩之者。

在采访过程中,覃仟敏老人还亲自引领我和一位律师到现场察看覃永亮当年动工时砍过他的多棵黄皮果树所在的具体位置,以及他为缓和村民建房时运沙石因路不畅而与覃永亮产生的矛盾,主动将自家围墙拆掉的一段一一指给我们看。对此,我都作了拍照。

现场采访结束,覃仟敏老人接着将亲自起草写给祥贝乡政府的有关反映覃永亮非法侵占村民公共娱乐场地的报告拿来给我看。从报告中可以看到,村民们对覃永亮长期占村上公共娱乐场地为自己使用一事积怨尤深。报告长达5页,共列出10个问题,对覃永亮的胡作非为作了如实的陈述和有见地地分析。报告指出,覃永亮为何敢公开强占村民化用场地,而且占据有那么长时间,其间虽有村民向政府作过反映,却迟迟得不到受理与回应。其深层原因就是覃永亮其人有他的关系网,善于玩弄权术,拉拢上层有关领导,凭这层关系,他在与村民发生的纠葛与矛盾斗争中即可游刃有余。报告同时指出覃永亮的腐败一面,说他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将其儿子的老婆户口强行迁到拉柳村来,以便使之占地合法化。按有关规定,夫妻双方已经有了工作单位,户口即亦随人迁入单位而落在相应的城区,覃永亮凭什么依据竟然可以将其媳妇的户口随意迁回村上?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目的很清楚,就是要将所占的村民这块公共场地成为永久性。

报告还指出覃永亮利用职权违规将其刚刚初中毕业于祥贝中学的儿子直接安排到自己时任宜山县粮食局长的单位来工作。对此他乐此不彼,还取笑“教育局的人还真笨卵,不懂得安排自己的亲属子女当教师。”凭着这一点机敏和投机,覃永亮不仅轻而易举地将自己的儿子安排到自己的旗下就业,而且还能在老婆、儿子实现农转非以后又巧妙地将其父、其母和岳母三位老人的田地继承下来,为达到长期占有之目的,他又将其儿媳妇的户口落到拉柳屯来。由此,可以看出覃永亮是一个多么有心计和善耍手腕的人。

有关覃永亮的腐败问题,报告中还披露了这么一件事,八十年代初期,国家粮食管理部门还未改制之前,粮食局还是很吃得开的。此时已经荣升副局座的覃永亮自然也就成了时人攀附的热门权势人物,那些年月,其门庭若市,来客如云,逢年过节尤其兴旺。来向他拜年送礼的人络绎不绝,宾客到来时鞭炮齐鸣,震得地动山摇,经久不息,他也因此天天忙于接待宾客,常常喝得烂醉如泥。至于找他办事从中进行肮脏交易的事,报告中没有具体指出,仅举一个覃永亮自己对村民大话说的一件事为例,说是有一年有一个大老板要与日本人做大豆生意,这老板找到时任局长的覃永亮,要他负责把宜山县下属的各个粮站征收到的黄豆都统一调到县局这里来,由这位老板统一批购。当时他就凭其手中的权力玉成了其事。至于事成之后,这位老板怎样回报他,却不得而知。

采访到此,作为记者的我,已经理出一个明目,村民们对覃永亮的最大不满就在于对其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共用娱乐场地作为己有一事上。在多次交涉无果的情况下,村民们才向乡一级党委、政府以及乡反黑办提交这份举报报告,从中揭发覃永亮的不法行为,其目的很清楚,就是希望乡政府对覃永亮的不法行为,依法依规进行大胆和公开干预,责令其将占据的集体娱乐场地退还屯里,还村民一个公道。如果这事仍无限期地拖下去,覃永亮的恶行得不到有效制止,那村民即永无宁日,正所谓:此官不治,民何以安?没想到,报告递交上去以后至今已经半年过去了,到乡政府那里却如石沉大海,未见任何回复的影子,乡打黑办也以“覃永亮其人户籍属于宜州区管辖,他们无权过问”为由,拒绝受理拉柳屯民众的这份举报报告。不得已,村民才找到记者吐吐他们心中的怨愤。记者尊重民意,将此次采访到的情况,整理成文,并通过相关网络媒体发布,让诸多网民通过阅读了解此事,从而更深层地关注事态的进展,看看当地政府是否有诚意为老百姓解除困惑,是否有真心、有决心将反腐的大旗高高举起,来个反贪、反腐彻底干净,受害村民及正直的民众将拭目以待。

至于覃永亮的其他有关违规违纪情况存在与否,则由组织部门另行调查。

00年六月十日

  以上报道,本村民经过审阅,内容属实,无异议。

           村民代表签字:覃仟敏

2020/6/15                  

图一:为覃永亮家屋后的自留地。

图二:通往村中的主要通道,左边为覃永亮砌起的围墙,右边是覃仟敏家的围墙。

图三:覃永亮家的庭院这个空间,便是其占据的生产队公共娱乐场地。

图四:老村干覃仟敏现场指认的他自己推倒自家的围墙段。